南昌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德甲

作家都是活雷锋生活中的作家基本是药渣ht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31日    点击:[0]人次

李敬泽:作家都是活雷锋 生活中的作家基本是药渣 http://www.frguo.com/ 2015-01-25 辽宁日报 □真正的写作者是一直纠结在困惑与快感之间的

□始终坚持给予时代承担和回应,这是写作者保持较高水准的原点所在

□一个作者实际上一生就做一部作品,他所有的作品都是完成这一部作品的过程

互联网时代,写作的门槛低了,人人皆可成为 作家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写作甚至变成了一种可以工序化进行的手艺。大众对写作的尊崇渐渐被无感所取代,更有不少人认为,作家都像郭敬明们一样,无非是娱乐世界里的一个角色而已,不必承担什么,也不可能承担什么。

不过,也仍然有人将写作看得很 重 ,并以一种非常高的标准来要求作家。最近,受人民文学出版社之邀,作家毕飞宇、导演娄烨、批评家李敬泽、编 辑史航和学者张莉,这几个仍然在纯粹的文学中活着,并始终将文学奉为信仰的人,在北京聚谈,用一种既轻松又严肃的方式侃文学、谈写作。他们的经验与感悟重 新提醒着人们:写作是一个艰辛而又快乐的过程,也是一种崇高的精神体验,并且,要成为一名真正的作家,并非那样轻而易举。

如果把文学当做一个贴身的物件,人生也会更加轻快,活着不至于那么艰难 一个人能够成为优秀的小说家必定其来有自,其根源就在于深厚的阅读积累

时下,大众最贴身的物件一定是手机,但在无限依赖手机的过程中,许多人似乎得到了很多,但失去的或许更多。

文学不同,如果你把文学当做一个贴身的物件,便会发现,越早依赖她、信赖她,人生也会随之变得更加轻快,让活着不至于那么艰难。 史航的这番话让毕飞宇颇有同感。

毕飞宇对文学的热爱是从阅读开始的。说起他的阅读史,要从学龄前算起。201 年,张莉与毕飞宇有过一次极其深入的长谈,内容就是关于阅读。毕飞宇是当代中国最重要的作家之一,拥有大批读者,多年前,他也曾是一个普通的读者。因为阅读,才有了后来的写作。

一个好吃的人终于做了厨子 ,极其热爱阅读的毕飞宇也终于做了作家。张莉记得: 毕飞宇跟我谈他读的第一本书,谈唐诗,谈 《聊斋志异》、《红楼梦》、《水浒传》,也谈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我发现,这个人简直是博闻强记。他每讲到一部小说时,都能完整复述某一段落是怎样 写的,甚至能一字一句准确还原书中的场景。

毕飞宇说自己的记忆是分区的,那些对写作产生强烈刺激的部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张莉是文学研究者,同样需要大量阅读,但毕飞宇的阅读经验还是让她感到惊讶。张莉坦言,那一次的深谈让她更明白,一个人能够成为优秀的小说家必定其来有自,其根源就在于深厚的阅读积累。

写作绝不是一个简单的 写 的过程 包饺子可以一晚上学会,然后终身不忘。但写小说不行 哪怕是莫言也不敢说 我会写小说了 ,因为艺术永远存在变数

上世纪末以来,写作的定义随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而有所改变。在传统意义上的作家之外,又出现了所谓的写手。写手的写作状态更接近于一种生产,写作便渐渐被 轻佻化 了。

但在毕飞宇看来,写作绝不是一个简单的 写 的过程,真正的写作者是一直纠结在困惑与快感之间的。他说: 在不断冲破困惑的过程中获得精神上的 快感,这才是真正的写作。我从高中时代开始写作,一直写到今天。在我的认知中,不存在没有困惑的写作,写作永远不是一种手艺。包饺子可以一晚上学会,然后 终身不忘,但写小说不行;你学会一种手艺,可以靠这个手艺干一辈子,但写小说也不行。无论多么成功的作家,哪怕是莫言,他也不敢说, 我会写小说了 。为 什么呢?因为艺术永远存在变数。你用某种技巧写了两年,写下一部作品的时候,会发现这个技巧不适合了,一定要重新找。

尽管近作《推拿》获得了相当大的回响,但毕飞宇坦言,此时此刻的自己依然是一种文学 学徒 的心态。 有时候,我还会把那些经典翻出来看,看人家是怎么解决这样那样的问题的。还是那句话,写作永远是一个困惑的过程,不存在没有困惑的写作。我只能说所有艺 术家都是 贱货 ,因为只有面对困惑和困难的时候,才会产生快感。没有困惑、没有麻烦的创作也就没有了快感。

毕飞宇说,只有那些喜欢追求快感,并且愿意被快感折磨的先天的 神经质 才适合做一个小说家。

作家应当相信一个斩钉截铁的、不容置疑的、根本的价值尺度,那就是这个世界上的事情真的不能只拿钱来衡量 有才就是任性,那就任性下去吧

回顾当代文学最近 0余年的发展脉络,从中不难发现,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直至今天仍然在文坛占据重要地位的作家们,都具有某种相同的品质,那 就是始终如一的对于知识分子的立场的坚持和维护,始终关注人以及人与所处社会的关系,关注人的疼痛,关注社会的疼痛和病症,给予时代承担和回应,这是写作 者保持较高水准的原点所在,也是赢得广泛而持久的尊重和热爱的内因所在。

但是,这样的写作者,对于文学这样的付出,却往往不能得到相应的物质回报。李敬泽说: 我也经常牢骚满腹,你说我吭哧吭哧写一本书,一写就是好几年,呕心沥血的,怎么就远远不如人家提起笔来划拉那么两下挣得多呢?但是我知道这种牢骚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

的确,与书画市场、影视市场相比,文学的市场整体上是相当贫瘠的,以文学为名获得巨大金钱利益的人只是极少数。李敬泽认为,这个问题是一个极为 复杂的社会现象和文化现象,甚至也是经济学上的一种现象。 怎么解决?无数聪明的脑袋都在想办法,但是,到目前为止,仍然没什么有效的办法。

李敬泽认为,面对这样的现状,写作者必须调整心态。他说: 有的人为此常常抱怨,最后把造成这种现象的所有原因都推向社会、推向外界。我想,当 我们把问题归于那个巨大的,以至于我们不能掌控,甚至有时候无能为力的某种外在力量的时候,其实是忘记了自己的责任,或者是忘记了自己能做什么。

我经常劝作家们说,没人逼你当作家,你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因为你爱它,因为你在文学创作中能够感受到巨大的快乐,由此你也确认这件事是有意义 的,而且这种意义不能完全用金钱来衡量,这就够了。而且,无论是个人还是社会,都应当有一个斩钉截铁的、不容置疑的、根本的价值尺度,那就是这个世界上的 事情真的不能只拿钱来衡量。所以,我不认为作家钱挣得少是一件丢人的事,是一件不体面的事。总而言之,反求诸己吧。谁让我们喜欢文学呢?现在流行说有钱就 是任性,我们是有才就是任性,那就任性下去吧。

作家与写作之间其实是一种生命共同体的关系 作家把生命中最好的东西都放到写作中去了,所剩无几,自己就像熬完药剩下的渣

导演娄烨正是一个任性的代表,他的任性不仅仅在于敢于拍摄小众电影,同时也在于对文学的热爱。 2006年,娄烨与毕飞宇在参与美国爱荷华大学的 国际写作计划 时相识,娄烨是以小说家的身份被邀请参与该项目的。毕飞宇认为,娄烨和以娄烨为代表的第六代导演与其他代际的导演相比,最大的区别就在于 文字的原创能力。

毕飞宇说: 娄烨其实是一个作家。 不管是作家还是导演,娄烨认为艺术创作是相通的。他认为,对创作者来说,一生就是在创作一部作品,他所有的作品都是完成这一部作品的过程。

娄烨的说法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作家与写作之间其实是一种生命共同体的关系。真正的文学写作是作家将生命注入文字的过程。李敬泽说: 要爱作家、 宽容作家,作家都是活雷锋。他们已经把生命中最好的东西都放到写作中去了,所剩无几,自己就像熬完药剩下的渣。所以,一个作家只要在作品中有魅力就可以 了,生活中的作家基本就是药渣。

李敬泽有一个忠告: 这个忠告送给所有想要投入写作的人,那就是要小心自己变成药渣。别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别在搞不清目的的情况下,别在没做 好要为写作付出生命中最好的东西的时候,就干上这一行。所以,我从来不劝人家写作,我总是说,你想好了没有?如果没想好最好别干。

□本报记者/王 研

肾精不足怎么办治疗腰腿疼痛的药物哪个好是什么导致心脑血管疾病高发

太原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郑州国医堂医院在线咨询
心梗的后期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