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甲

推介材料漏洞百出中诚信托有意埋雷较好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20日    点击:[0]人次

李旭东

中诚·诚至金开1号兑付危机在该计划“最后时刻”——2014年除夕这天神奇突围,其结果是在以实际运行状况兑付与“刚性兑付”之间做了个折中,但基本偏向于刚性兑付。同意(,)付款安排的投资者,只是损失了第三年部分利息——从10%降为2.8%。神秘的接盘人帮助中诚信托闪过了灭顶之灾,维持了信托业界刚性兑付的神话,同时将振富能源煤矿项目这颗雷埋在另一个暂时不为人知的地方。

山西柳林县的某高层人士近日向《中国经营报(,)》透露,为该项目兜底的是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12日,向华融资产发函求证,华融资产办公室的唐女士表示收到函件,希望对此有沟通时间,并称13日上午可予回复。但13日华融方面并无回复,14日本报再次联系唐女士,唐称“领导都在开会,无法回复”,之后无人接听。

不过调查发现,中诚信托关于“诚至金开1号”的尽职调查材料及推介书和实际情况相差巨大。

<一方面不受现有滞销库存的制约p>矿权范围差距巨大

综合多次有关振富能源和临县白家峁煤矿的采访资料发现,中诚信托关于“诚至金开1号”的尽职调查材料和向投资人发放的推介材料,不少地方和实际并不相符,且有一些重要的内幕情况没有提及。

作为振富能源核心资产的临县白家峁煤矿,中诚信托一直称其井田面积为5平方公里,保有储量6800多万吨,年生产能力90万吨。但自2009年10月16日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山西省国土资源厅变更采矿权人名称的行政行为无效后,山西省国土厅即将白家峁煤矿全部恢复到2002年之前的“原貌”:采矿权人由“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恢复为“临县白家峁煤矿”,经济类型由“有限公司”恢复为“集体”,矿区面积由5.0124平方公里恢复为0.48平方公里,年生产能力由90万吨恢复为30万吨。

换言之,自2009年白家峁村和山西省国土厅打官司后,要回的煤矿已经没有多少价值(根据山西省相关政策,矿区面积1平方公里以下的煤矿2008年之前必须关闭)“收回之日即是应该关闭之时”。白家峁矿想要起死回生,首先要重新向门申请增层扩界,换发新的采矿证,而采矿证审批权早已收归国土部。

该矿储量被从2009年“恢复”到2002年的状态,再希望扳回是非常艰难且充满不确定性。作为矿业权主体的白家峁村委其需要努力说服的部门正是败诉从而撤销了原矿界范围的国土部门。

白家峁煤矿的盘活之路还有一道小关卡:村民朱建国自1997年承包白家峁煤矿,和村委签订了期限为50年的承包合同。该合同现在没有作废,尚在朱建国手中。

白家峁矿可能的麻烦还不止这些,它们潜藏在此矿17年未停息的各种纠纷中,待机而动。

蹊跷的尽职调查

中诚信托在其尽职调查报告中称,振富能源收购三兴煤焦公司白家峁矿后还需要做的,仅仅是付给地方政府索要的10亿元,然后凭振富能源王氏父子的“良好人脉”摆平村民,未免有些避重就轻。

事实上,仅是在中诚信托进入前一年多,即2010年1月,振富能源才收购了它的核心资产白家峁矿及其原属整合主体紫鑫矿业。对此,智信资产管理研究院的张胜男发表的一份研究材料中认为,对于刚刚大幅注入核心资产的公司,信托企业一般会谨慎介入;一般的信托产品尽职调查报告也会比产品设立提前5~9个月进行,以此倒推,振富能源在这个时间段整合动作还没有尘埃落定,显然,中诚信托成立这款信托产品蹊跷而仓促。

不知是否基于同样的原因,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产品中设定的“五个还款来源(4个煤矿+1个洗煤厂)”,也都没有如预期的那样实现运行。

其中所称山西紫鑫矿业集团交城神宇煤业有限公司“已取得采矿许可证,预计于2011年底完成技改工作”。事实上,直到2014年1月22日交城神宇煤业才取得新换发的采矿许可证。

而所称的山西交城黄草沟煤业有限公司 “意向收购价款不超过5亿元,目前新地址报告正在审批过程中,预计于2011年12月31日完成技改工作,开工罗比尼奥左侧边线突然上抢萨尼亚成功之后直塞伊布复产”事项自信托资金进入后不再提及。实际上,该矿属于挂靠矿,产权不属于振富,振富也未再提“5亿元收购”的事。

“准格尔旗杨家渠煤炭有限公司是紫鑫矿业公司于2010年投资7.6亿元(已付款5亿元)从杨文清等人手中收购而来的六证齐全的正常生产矿,正在由原股东配合办理增加储量和扩大到年产120万吨能力手续。因该矿尚有2.6亿元收购尾款未支付,因此股权没有过户至紫鑫矿业公司,但紫鑫矿业公司已经实际接收该矿,生产经营情况正常;一期资金到位后支付1.3亿元收购款后,股权过户手续即可办理,增储扩建手续及二期露天矿田工程预计于2011年办理完毕。”实际上,该矿于2012年被迫停产转让。

此外,关于山西三兴煤焦有限公司(以白家峁矿为主矿井——注)“整合山西治国煤业有限公司、山西临县林家坪双圪桶煤矿有限公司、山西临县南沟煤业有限公司三个煤矿,整合后的井田面积扩大到7.8平方公里,产能为120万吨/年,保有储量为8273吨。”

“王于锁父子已于2010年10月前支付给三兴煤焦公司原股东10亿元股权收购款,因三兴煤焦公司矿井涉及纠纷,在办理股权过户手续过程中,被政府要求支付10亿元补偿款。因涉及股东变更,三兴煤焦公司需重新申领采矿权证,并办理技改相关手续,相关手续预计于2011年上半年办理完毕,煤矿也预计将于2011年上半年开工复产。”

事实上,迄今除声称“白家峁村民无条件配合并支持煤矿审批事宜”外,山西三兴煤焦无其他实质性进展。

振富煤焦(洗煤厂)则在2011年末发布第二期工程建设安装完毕后再无新的消息。

到底是调查人员业务素质局限造成还是有其他原因不得而知。

巨额民间借款

中诚信托未予重视的另一个情况是王于琐父子的民间高利借贷状况。得到的吕梁市政府2012年7月《关于振富能源集团融资风险化解情况的报告》中载明的清查结果显示,2011年2月10日,即中诚信托对振富的信托计划实施后十天,“该集团民间借贷34.0754亿元,涉及亿元以上债权人10人,千万元以上债权人55人。”

“2011年2月以后,振富集团民间借贷又增加20.012亿元。”

“到2012年3月底,振富集团融资共涉及债权人345个,其中,柳林本地债权人344户,融资本金60.27亿元;中诚信托有限公司1户,融资本金30.3亿元。融资欠息15.05亿元。”

这个数字显示,到2012年3月底,振富集团债务总规模达到105亿余元,其中大半是民间高息借款。

据在当地采访,振富从2009年末2010年初开始扩张时就涉及民间高利贷,其后引入的中诚信托只是振富融资的“第二条腿”。

中诚信托方面不论在产品发行前的尽职调查阶段,还是产品发行后向振富提名的三名董事、向企业派驻的现场监督员,都没有对这些账外融资情况进行关注和予以报告。但事实证明,正是巨额民间借款引发了信托产品危局,二者针对的是同一资金使用主体。

2012年5月11日,振富能源集团董事长王平彦涉嫌非法集资被刑拘,信托计划书约定的股权维持费不再存入;接着,内蒙古杨家渠煤矿被迫停产、转让、变现、还债,该矿100%股权本已由振富质押给中诚信托,但3.5亿元转让款被山西省政府、柳林县民营实体经济组织民间融资风险化解领导组办公室划走绝大部分,信托专户收到的数额不足1亿元。振富的民间借贷危机引发并加重了中诚信托·诚至金开1号的险情。账内与账外融资在风险爆发时已不再区分。从2012年年中起即参与处置振富能源融资风险化解工作的吕梁市某金融领域负责人在私下谈话中告诉,虽然中诚信托在最后时刻找到“贵人”,涉险过关,但他个人并不看好中诚信托危机之后的“资产盘活”进程,因为资产实在太差。

事件回放

“诚至金开1号”矿产信托计划:2011年2月1日正式成立,为期36个月,到期日2014年1月31日,资金用于山西振富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煤炭整合过程中煤矿收购价款、技改投入、洗煤厂建设等。

据中诚信托官资料显示,2010年中诚-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自成立以来,2011年四个季度都按期公布了信托项目资金运用情况及项目进展情况,同时,2012年信托项目资金运用情况及项目进展情况相关资料已被删除,无法正常下载和浏览。2013年以来,每个季度的项目进展报告已经不对外公开,全部进行了加密处理,让投资者无法正常看到项目具体进展情况。

无锡治疗白癜风医院
防过敏奶粉排行榜
邵阳哪有专治白癜风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