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英超

阴br人物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天气:阴

人物:吧座无虚席。七琦和阿忠都在这里,一个上排解愁绪,一个在查资料复习,他们将初次结识。

七琦一直心绪难宁,心道:“随便加个人吧,或许会有个人让我谈次真正的恋爱。嗯,就逐风吧。”

七琦名还是七琦。

七琦:“你好。请问你有时间吗?”

逐风:“……”

七琦:“可不可以做我一个月男友?”

逐风:“?……”

七琦:“。”

半小时后。

逐风:“或许可以试一下。你在哪里?”

七琦:“我在****吧。”

逐风:“我也是。你在什么位置?”

七琦:“**号。”

逐风:“……我在你后面。”

七琦瞪大眼睛发呆几分钟。一回头,看到一身牛仔的小伙子朝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一头干净的偏分短发,利落温暖,令七琦恍惚中有种看到阳光大地的感觉。

“我叫阿忠。南方师范体育系大三学生。二十一。嘿嘿。你好。”

“啊……我……”七琦正式腼腆了。直觉这个人没有什么危险,有好感,但毕竟陌生。可话已说出口,不好收回。

“我是1 0********。你的呢?”阿忠问。

“我没有。我宿舍是65***808。”七琦觉得应该大方些,就笑了,眉眼弯弯。

二人约定下次再见。联系。

南方市四面环山。

其中有一处红梁山很有名,游人很多。因为它够曲折够盘旋,石阶多景点多。

周六午后,阳光灿烂。

阿忠打给七琦:“你好,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去爬山吧。”七琦雀跃着答应。

七琦宿舍:

“七琦,怎么回事啊?老实交代,谈男朋友了也私底下进行。”宿舍老大佯怒。

“是啊,怎么着也得我们把一下关吧。顺便看看帅不帅。”阿清偷笑。

“打啊打啊……姐妹们……”小雨作势直接上了。

七琦抱头傻笑:“我也不知道,昨天认识的。什么样子你们晚上见了就知道了。”

“说好了,晚上找借口带他到楼下。”微微一副你敢反抗就马上压迫你的样子。“我们会偷偷在窗口看的。”

七琦:“好了,好了。我去了啊。”

校门口。

七琦:“你早到了吗?对不起,我来晚了。”

“还好,没等多久。我们出发吧。”阿忠谦逊的咧嘴就笑,一口整齐的牙齿。

红梁山脚下。

“我们买些桔子上去吧。”阿忠提议。

“好。”

爬山……

“没想到你体力那么好。一点也不吃力的样子。”阿忠额头有汗了。

七琦抿嘴一笑。“还好还好。我很喜欢爬山。越爬越高,人也就轻松多了。”

山顶平台。

七琦甩甩脸上汗珠,抬高脚在树上压压腿。

阿忠也做些运动松缓。看到七琦把腿拉成直线,大敢惊讶:“我们同学中也很少有能这样压腿的。来,吃桔子!”

七琦接过,剥皮分成一瓣瓣扫到嘴里,好甜,默赞阿忠挑桔子手艺。然后嘿嘿笑道:“没啥。现在年轻,骨筋韧。”

阿忠:“比我们专业的女生都强些。”

七琦在她的笑容里有些融化了。

下午日落前他们下山。

快到山脚时遇到两个蹲在地上的男人。七琦想直接越过他们走。阿忠紧跟上护着她他离开。身后的男人们骂骂咧咧。

走了好一段,阿忠才对七琦说:“他们想做坏事。”七琦紧张地抓紧了阿忠的衣角。本来飞扬的心情低落,一路忐忑。

阿忠送七琦到学校,再到七琦宿舍楼下时,天已经全黑了。每个宿舍窗口都亮着灯。其中有个窗口有很多脑袋,最上边的长发飘飘似女鬼状。七琦见到一笑。还好阿忠并不知道她住哪个宿舍。

七琦真诚地说:“今天谢谢你。我一直忘了给你钱。这是一百块。”

阿忠笑了:“你还真当真?”

七琦:“为什么不?”

阿忠:“不行。”

七琦为难,突然想到一计:“咱们学校之间隔着一条街,街上都有包餐的小饭馆,200元一个月伙食。我就给你钱,算是入股,到时候和你一起去吃饭就不用随身带了。你看好不好?”

阿忠揉了揉七琦的头。“也就你会这么想。我先拿着,以后你的伙食我包了。”

七琦仰望着比她高一头的阿忠,又傻傻笑开了。

今天,两个人都是一样心甜。

七琦一回宿舍,马上受到围攻。

“好帅好帅。”

“你丫头真有福气。”

“你怎么认识他的?”

……舍友七嘴八舌。

七琦交代完后。姐妹们有的沉默。

“他会不会骗你?”

七琦想了想:“我相信他。”

小陈科员:七琦舍友老大的远方表兄。现在在市林业局就职。公务员。

已经三天了,阿忠课业重,暂时没有与七琦联系。

七琦舍友老大问七琦:“那位帅哥是骗你的吧。我有个表哥,现在27了,公务员。你有没有兴趣认识?就当陪我去给他接风好不?我一个人不好壮胆,毕竟很少来往。拉你和微微一起去可好?”

七琦心酸,心想阿忠一个月以后跟自己就是陌生人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反正现在也没事,七琦本着为好友帮忙的原则答应了。

饭桌上,小陈科员板寸头根根闪光,嗓音低沉,自见到七琦就频频问候着问候那。

七琦大多低头不语,即使不得不回答也是不卑不亢。小陈科员说有公事会待两天。

第二天七琦宿舍收到两大包槟榔。

小陈科员说是朋友销售不掉的,再放就坏了,送给七琦等小姑娘零吃。七琦无奈,把它们分了同班的几个宿舍。

小陈科员第三天准备送花了。根据老大情报,七琦觉得事态不好。终于打了给小陈科员。

“你好。谢谢你送的槟榔。很好吃。我们都很感激。但是请不要再多送或以我的名义再送其他的了,好吗?我们现在都是学生,没有办法礼尚往来。而且,我现在有男朋友了。”

小陈讪讪:“呵呵,我就当多了个妹妹。明天就该离开了。谢谢你们能陪我吃顿饭。”

七琦:“让你破费了。谢谢。祝你一路平安。”

小陈:“那,好吧。再见。”

宿舍老大捅捅七琦肩头:“七琦,你怎么一点机会也不给人家?”

七琦:“我有男朋友。我相信他。我去找他。今天一定要见到他。”

华灯初上。

南方师范校内。

因为路痴加上迷茫七琦找了一个小时才见到阿忠的面。两个人默默地走了一会儿。

七琦哭了,大哭,蹲下去使劲哭。

阿忠无措了。

七琦:“我能不能靠一下你的肩膀?”

阿忠无声地转过了身子靠近。

七琦第一次把靠在一个男孩的肩头哭。自己感觉怪怪的,好像有了一个生活的支点,也好像什么感觉从心底里升起。

阿忠掩上外衣:“你穿得薄,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于是二人到了一个更昏暗的地方。

七琦却发现并不害怕。

哭够了。阿忠用他温热的手擦拭了七琦的脸,“不怕,有我在。”

七琦道:“我饿了。……”

“好。我们去吃饭。”阿忠宠溺地捏捏她的鼻头。

饭馆里。

老板跟阿忠打了招呼:“来了?吃什么?”

阿忠对七琦说:“自己点菜。”

七琦点头,看到好吃的,眼睛大放绿光。

小炒做好,七琦吃了四碗米饭,阿忠笑了。

阿忠:“女孩子吃的都不少吗?”

七琦:“不是。只有我这类人吃的多。”

阿忠:“你是哪类人?”

七琦:“生命中除了书就是吃饭的人。”

阿忠大乐。

又是约会中。

阿忠和七琦沿着刚铺好的铁轨漫步。

两人已经牵手了。

手跟手握在一起,感觉甜蜜的很,都化成了粉红的泡泡。

阿忠看到七琦外套滑下肩头,连忙去扶,却看到里边的雪白肌肤,不由自主得呆了。

七琦看到羞怒,作势欲打。两人追着跑。笑声不断。

脚下的路似乎如同幸福,没有尽头。

又一次一起去街头吃夜宵。饭后在一处石凳群中休息。

七琦坐在阿忠膝上,跟阿忠说起了小时候的趣事,两人相视而笑。

夜风吹来,撩起七琦的发,吹到了阿忠脸上。阿忠突然近前,七琦呆了,阿忠的嘴唇压了上来。

七琦感到唇上一凉软,睁大了眼睛,僵住了,很久没有回过神。

阿忠笑了。

自此,未来的五六个日子里,阿忠天天下午没课后来接七琦去玩,晚上8点前再送她回来。

两人一起聊将各自的家庭、各自的家乡、各自的趣事,心渐渐贴近。

这期间大多都是蜜里调油。其中有这两件事值得提到。

第一件事:七琦终于发现阿忠帅了。

七琦平时很迷糊,认识快十天了,还不知道阿忠很帅,平时舍友们夸赞的话也以为是只是在敷衍她。直到有一天,阿忠上完课一身汗需要回宿舍去换衣服,让她在楼下等他。七琦听话得站在一棵树前研究树皮。十分钟后,阿忠一身运动衣下来,阳光地跟她打招呼。七琦眯了眯眼,感觉一片光芒,心跳得急了,忙低下头。直到第二天再见阿忠时还没有缓过来,一起走路的时候突然开口嗔道:“她们都说你很帅。我也是昨天才知道你真的很帅。”

阿忠揶揄:“你迟钝的太厉害了吧?想本人这种身材(身高178,体重126),那可是标准身材。”

七琦扑哧一笑:“原来你这么自恋。”这才自然多了。

阿忠温柔宠溺地看了看她,也报以嘿嘿一笑。

第二件事:七琦第一次现场看阿忠排舞,流口水了。

阿忠有天跟七琦说:“我们要排舞了。还有五分钟就快开始了。到时候你帮我拿衣服。”

七琦点头。

阿忠他们在排一个具有山野气息的力之舞。

一群帅小伙子来自不同的年级不同的班级,却相处融洽。排舞时配合无比。

一举手一投足都是男儿风范、青春蓬勃,婉若游龙,翩若惊鸿。

七琦抱着阿忠的衣服,站在大厅一角,为笔试作答感觉一片温馨、骄傲和羡慕,阿忠跳的最帅了。

痴痴地看着,直到阿忠过来帮她擦嘴角才发现自己竟然流口水了,而大厅了的小伙子们都笑的弯了腰。

七琦忙讪讪地低头不敢说话。

回去的路上碰到阿忠的排舞老师,七琦给他桔子吃。那位老师看着七琦和阿忠一起,捧着桔子做出恭喜祝福的姿势笑说谢谢。七琦当场羞红了脸。

七琦和阿忠有时候晚上会去上。但是阿忠一到11点前就会回宿舍。

有一回七琦和他蹲在地上,问他看不可以陪她,阿忠只是笑着说这是规定。

七琦想自己毕竟是奢求了,就一个人上了夜,直到天亮。

七琦发现自己有很多点缠人了,一天没有听见阿忠声音就心痒难耐,时不时会打给他,而阿忠有时只能苦笑连连。

阿忠有时候会情不自禁地想更亲近七琦,却在关键时刻被七琦的羞涩、害怕和犹豫阻挡,阿忠也只有再苦笑。

其实七琦也看得到他的苦笑,想得明白他渐渐的疏离,可是能怎么办呢,怎么留才好?

临近学期末,二人都面临考试,阿忠课业加重,每天都是繁忙。

七琦的班级将远赴外地实习,为期半年左右。

两人见面更少了。

阿忠他们的舞蹈终于彩排并演出了,却没有邀请七琦参加。

阿忠已经很少接七琦,接了也只是匆匆敷衍几句就挂掉,七琦心痛得无以复加。

七琦终于决定要再离开前见阿忠一面。

阿忠最后还是答应了。

七琦送了阿忠一本英文阅读资料。

看着阿忠因为自己的傻话而大笑的脸,突然觉得陌生。

阿忠后来转身离开,过马路回学校。

七琦站在寒风瑟瑟的路边,一直目送他消失,还依旧站着……

在外地实习的日子里,七琦曾试图联系比去年同期增长52.6%。过阿忠的,但是阿忠很少回话。

有一次遇到阿忠头像亮了,还以为他在,就马上打招呼,那边说是他舍友。

谈了几句,那个男生说七琦对谁都好,太博爱了,而且男生都有某方面的需要,七琦却不懂。

他说阿忠已经有女朋友了。

……

七琦痛哭了一场。

最后一次给阿忠打时,阿忠说了几句家乡话后突然说家里有事要忙,就挂了。

阿忠后来有一句留言,七琦看到了,说的是:

“一月期限到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结束了。”

七琦泪流满面。

还是奢求了。

七琦实习结束后回校进行结业考试和答辩,并不曾再遇到过阿忠。

拿到毕业证书后的第二天,七琦就踏上了返家的列车。

多年后,七琦已为 ,有了孩子,有了孩子的孩子,才发现,原来:

生活还是生活,只不过要在合适的时候遇到对的人才是真正的值得珍惜的缘分。

已经有丝丝白发的七琦已经很少想起在南方市的那段往事,她只知道这辈子最爱而且唯一爱的是她的亲亲丈夫,那个给予她一个家一个温暖怀抱的人。

即使偶然想起那段往事,她也只是笑笑,呵呵,那小伙子大约很帅吧,仅此而已。

共 4502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个发生在吧里的青春故事。故事的主人公、南方本地人南方师范大三体育系在读学生阿忠,另一个是二十一岁的北方女孩、南方铁院大二经济系在读学生、二十岁的七琦。吧座无虚席。七琦和阿忠都在这里,一个上排解愁绪,一个在查资料复习,他们将初次结识。七琦一直心绪难宁,心道:“随便加个人吧,或许会有个人让我谈次真正的恋爱。嗯,就逐风吧。”女孩七琦提出让男孩逐风做她一个月男友:一百块钱,只要每天给我讲个笑话就行;却未料这逐风就在她身后……可这段插曲不久就不欢而散……多年后,七琦已为 ,有了孩子,有了孩子的孩子,才发现,原来:生活还是生活,只不过要在合适的时候遇到对的人才是真正的值得珍惜的缘分。即使偶然想起那段往事,她也只是笑笑,呵呵,那小伙子大约很帅吧,仅此而已。-------的确如此。青春时代的许多事,是不能当真的啊。颇有生活情趣的微型影视情景剧。期待更多好作品。【:晋忻李】

1楼文友:- 0 22:5 :59 青春时代的许多事,是不能当真的啊。颇有生活情趣的微型影视情景剧。期待更多好作品。

先声药业登陆港股
灰指甲附近脱皮怎么回事
脑梗塞严重不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