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英超

武破万古 第六百零六章 新的据点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30日    点击:[1]人次

武破万古 第六百零六章 新的据点

雷刀武皇被杀,其他的天煞教弟子更无抵抗之力,很快就被杀的溃不成军,除了刚开始的时候逃出去的极少数人以外,其他人尽数死在了三大势力强者的手中。

对于三大势力来说,这算得上是一场空前的胜利。

这是他们第一次斩杀武皇!

传闻,整个蛮岳古国的武皇数量加起来都不足五指之数,虽说有些夸大,但也可见武皇的数量之稀少。叶空灭了傲云绝,收服了风影武皇,这次羽飞烟又宰了雷刀武皇,就算是对于毒煞殿来说,这也算是伤筋动骨了。

虽说三大势力中的成员也伤亡不少,但是能够活下来,能够让天煞教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们也感觉这次值了。

“多谢二位出手相助!”穆婉白等人都向着叶空和羽飞烟恭敬道谢。

叶空淡笑着摆了摆手,道:“我乃是蛮荒府弟子叶空,这位是我的好友羽飞烟,天煞教是大家共同的敌人,各位不必客气。”

“叶空!这段时间你都去了哪里了?你的修行进步还真快!”凌枯禅激动的拉住了叶空,询问着叶空的近况。

叶空简单解释道:“离开蛮荒府之后,我就找机会加入进了玄天殿,这次就是回来看看的,恰好遇上了天煞教的人,得知了他们来围剿大伙的消息,这才赶了过来。还好没来迟,否则将来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跟师父交代。”

“原来是玄天殿!”

“有这座大靠山,我们对付毒煞殿也更有底气了!”

“玄天殿若能够出面,分分钟就能够剿灭毒煞殿!”

穆婉白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笑意,如果这尊庞然大物出手,毒煞殿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叶空看了众人一眼,轻叹一声,摇头道:“我去找过玄天殿的一位武宗前辈,那位前辈告诉我,整个南荒大陆中都有天煞教的影子,南荒大陆九大势力中的武宗与天煞教高层有约定,武宗皆不可插手下面的争端。而且,玄天殿的武皇都有任务在身,根本抽调不过来。换句话说,玄天殿无法插手,要想对付毒煞殿,只能靠我们自己!”

众人脸上的喜悦之色全都僵硬在脸上,这种得到希望又失去希望的感觉,让他们心里的失落感更大。

“虽说玄天殿指望不上了,但是,有你和这位朋友相助,我们以后对付天煞教也能够更轻松一些。希望在今后的日子中,我们可以一起对付毒煞殿!”穆婉白冲着叶空和羽飞烟露出一个微笑,诚挚的邀请他们加盟。

“不错,叶空,你的表现已经真的很好了。如果没有你,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了。更何况,你那位朋友还杀了雷刀武皇,这可够冥风喝一壶的了。”凌枯禅爽朗的大笑出声,对于叶空的表现,非常的满意。

凌枯禅自己仅仅是个武王七层巅峰的强者,从修为上来说,叶空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他没有理由不满意。

而他当初从蛮荒府带走的弟子中,修为最强的几个人才勉强突破到武王境界,跟叶空一比,就差的太远了。

更何况,叶空还带来个武皇级别的紫衣剑魔,看她刚刚灭杀雷刀武皇的架势,就算是遇到武皇二层的强者,那也有一战之力啊。有这尊强者坐镇,他们的安全也会更有保障。

“对了,这次雷刀武皇身死,天煞教很快就会再次派人前来查探,大家还是换个地方吧,先离开这里再商议其他事情,你们还有其他安全地方吗?”叶空的目光扫向周围的几大强者。

穆婉白拢了拢额前秀发,透出一股成**子的风韵,浅笑道:“察觉到天煞教不对劲的时候,我紫凝宫就早早地遁隐到了这里,在这里也有几个秘密据点。既然这里已经被发现了,那我们就前往下一个据点吧,那个地方虽然更加清苦些,但比这地方可要隐蔽得多。”

“那就有劳穆宫主带路了。”叶空笑着回应。

众人将死者就地火葬,简单收拾了下行礼,就离开了这座荒山。

在穆婉白的带领下,众人很快就进入到了数百里外的一座苍茫山脉中,来到一片悬崖峭壁之前。

悬崖之下,乃是翻滚的云层,偶尔一阵风吹过,能够看到下方幽深无尽,一眼都看不到底。

“那个秘密据点,就在悬崖下方,跳下去吧。”穆婉白简单介绍了下,嘴角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当先纵身跃了下去,眨眼间就淹没在了滚滚云层之中。

紫凝宫的几个长老都先后跳下悬崖,剩下蛮荒府和冰云山的人面面相觑。

“真的要跳崖?就算下方是水流,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那也跟落在石头上没什么区别。”冰云山的一个长老皱眉询问了出来,再次向下望了一眼,目光中有着难以掩饰的忌惮。

“紫凝宫的道友都跳了,我们也无需害怕,想来下方肯定也其他的妙处。”叶空淡笑一声,拉着羽飞烟一起,纵身跳了下去。

冰云山的那个长老脸皮微微抽搐了下,以微不可见的声音嘀咕道:“你当然无惧了,拉着个武皇境界的强者,就算真的是悬崖,那一尊武皇也能够保你不死,我们可就没那福分了……”

凌枯禅晒然一笑,道:“不用纠结了,大家都是多次共患难的交情了,紫凝宫的朋友不会害我们,跳吧。”

说完,凌枯禅飘然跳了下去,飘飘洒洒,就像是一片落叶一般。看来他说的轻巧,真要跳崖的时候,也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以防真的有什么不测发生。

紧跟在凌枯禅后面,严华等蛮荒府弟子都跟着跳了下去。

“跳吧,师父,我先跳了。”江东流看了那个老者一眼,纵身跳下悬崖。

“跳!”冰云山长老沉喝一声,纵身跃下,其他人见状,也都跟着跳了下去。

眨眼之间,山崖上就变得空荡了起来。

...(..)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小孩口臭的原因和治疗方法他达拉非药房可以买到吗心律不齐早搏的影响

产后流血异常怎么办
防城港治疗盆腔炎费用
宫颈炎好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