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冰雪

得分重塑红会公信力改革胜过查人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6日    点击:[0]人次

重塑红会公信力:改革胜过“查人”

上舆情要览:重启调查郭美美事件只是个态度,能否主动改革,去行政化、官僚化,建立公开透明的运行机制,这才是红十字会摆脱郭美美的出路所在。对红会来说,更需以调查为契机,全面反思自身运行管理中的不足,大刀阔斧地进行慈善改革,在信息公开、社会监督、公众参与等方面有脱胎换骨式的进步,进而重塑现代化、透明化的慈善组织。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走出公信力阴影,重获广泛的社会信任。

背景:

23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边扶着她边看路督委员会发言人王永表示,目前,社监委内部已经对重查郭美美案达成初步共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也表示愿意配合这次调查。现在大家的主要精力还是抗震救灾,待芦山地震灾后的紧急救援救灾基本完成后,红会社监委将启动针对郭美美案的重新调查。这一消息,让处于公信力阴影下的红会再次成为焦点。

民热议:

民:晒账胜过查亾

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显示,重查郭美美案的面世不足15个小时,转载量已近620条,并登上百度门户首页。微博平台上的讨论更加火热,主题微博达2.7万条。在新浪微博,重查郭美美案一度进入当日十大热门话题榜。

但正如近年来多数红会一样,红会社监委拟重查郭美美案,也陷入了叫座不叫好的尴尬。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1000条民意见显示,尽管关注者众,但仅有27.8%的民对此表示赞赏,逾七成(72.2%)民持不认同态度。

这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芦山灾后的红会形象,总体上难称正面。

据中青舆情监测室统计,灾后60小时,红十字会动态已成为排名第五的络热搜词,、帖和微博讨论合计达到66万条。但这样的蹿红,却是由约两万条谣言、辟谣信息,以及超过35万条民吐槽组成的。若将舆情信息按事实型和情绪型划分,中青舆情监测室发现,54.07%的民对红会的讨论,是情绪型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公众对慈善机构透明度的不满由来已久,其爆发载体,是2011年6月横空出世的一介炫富女郭美美。这位自称红十字会商会总经理的女子,用一起至今仍迷雾重重的悬案,撕开了公众不满情绪的冰山一角。近两年里,媒体又陆续曝出上海红会万元餐费、成都红会汶川地震募款箱多年未取,箱内捐款发霉等事件,令红会几乎不间断地处在舆论火山口上。

作为重塑公信力的努力之一,2012年,红会力邀王振耀、白岩松等社会各界精英,组成16人社会监督委员会,力图以中立、专业的力量,促进红会公开透明。鉴于芦山地震后,红会领受的质疑和谩骂不断,该社监委发言人王永表示,社监委内部已经对重查郭美美案达成初步共识,待地震灾后的紧急救援基本完成后,红会社监委将启动针对郭美美案的重新调查,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也表示愿意配合调查。

上述发言以微博形式出现后,15小时内已引来7000余次转发。但中青舆情监测室抽样民意见发现,买账的人并不多。七成发言的民更期待红会用晒账而非查人的方式,来亡羊补牢。

在民不买账的理由中,认为重查无助于结果改变的,占了三成(32.6%)。其中,民dzm2000的质疑颇具代表性:郭美美是否为红会工作人员,当初已经明确给出了否定答复。两年后重启调查,相关证据还有吗?即使有,也已经销毁了。重查的结果会有所改变吗?民生姜则规劝:信任就像一张弄皱的纸,即便抚平,再也不会变成原来的样子希望红会会懂。

更多民(39.6%)不买账的理由,则是怀疑重查郭美美案只是红会试图将当前募款难的境地,归咎于郭美美。如民刘胜军改革直言,他认为重查郭美美是逼出来的,红会此举,并非幡然悔悟,而是因为自身面临捐款断流的收入危机。民lunch觉得,红会社监委是有劲儿使错了地方:重查也不可能解决公众对红十字会的认识,本质是红会的管理问题。与其重查郭美美事件,不如想想怎么把自身管理搞上去。

公允地讲,红会声誉因郭美美事件而陷入塔西佗陷阱(通俗地讲,就是指当政府部门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后,近年来,可谓动辄得咎。我们很容易看到,只要与红会二字沾边,无论事实还是谣言,都可能被夸张地消费,并最终由红会埋单。有部分民已觉察到郭美美事件是一颗毒药,后遗症、并发症时间非常长,红会社监委若是为了正本清源而查清郭美美事件,并非没有价值。为何民的反响如此不积极?

郭美美案只是一个导火线,最主要的是,官方公益组织体制导致的透明性不足、对外响应缓慢,在互联面前,难以满足公众的苛刻要求。重查郭美美可以看作一个公关事件,但很难根本性地扭转局势。新联合公益基金会在其官方微博上的分析,一语中的。

中青舆情监测室看到,在七成不认同声音中,力挺上述意见的民占到37.8%。微博名人陈利浩的一则表态,就蕴含着十足的正能量。他说,虽然有郭美美的困扰,但中国红十字会还是有着数千万会员的社会救助主渠道之一,新一届班子也一直在努力改进。既然(红会)不可能被取缔,我们就应该用各种形式推动它变革、优化,包括捐助者的监督。我们的批评建议,比捐款更有价值。

红会与其纠结于一个郭美美,不如鼓起从零起步的勇气。想要重获民众认可,真正有用的,是透明有序的运作,是把捐款人的每一笔善款都高质量地公开,严惩贪污分子,这才经得起社会舆论的监督和考察,下一个某美美才不会冒出来。

中青舆情监测室看到,友对重查郭美美案的不认同背后,隐含的是如上期待。(中国青年报 王梦婕 郑怡)





防城港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宝宝有点腹泻怎么办啊
景德镇白癜风治疗费用